镇党委书记骂老百姓事件调查:做群众工作不顺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7-04 23:13

  (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)

  身为人民公仆,却放言“百姓给脸不要脸”。镇党委书记梁文勇骂人事件,一方面体现一些领导干部目无群众的问题,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官民关系的复杂化,基层官员在处理群众工作中越来越力不从心

  最近,承德市兴隆县孤山子镇党委书记梁文勇,栽在了“嘴”上。

  在一段或由同桌人偷拍的视频中,这位镇党委书记喝着五粮液,抽着中华烟,吃着龙虾、螃蟹,说了一段日后引发众怒的话:“现在的老百姓就是,手里端着米饭,嘴里吃着猪肉,最后还得骂你娘,老百姓就是这副德行,不能给脸,给脸不要脸。”

  看到这段视频的一位该镇农民说,他自己有一种找梁文勇当面对质的冲动,“我想问问他,你一边拿着老百姓的钱大吃大喝,一边骂着老百姓的娘,到底是谁给脸不要脸!”

  该段视频出现在网上3天后,兴隆县对这起事件的相关人员做出处理:梁文勇被撤销孤山子镇党委书记职务,留党察看一年;组织宴请的该县国税局半壁山分局局长张钛铭被撤职;其他8位参与宴请的干部分别被记大过、记过。

  神秘的女人

  孤山子镇位于兴隆县东部偏南60公里处,辖区内铁矿储量丰富。该镇往南10多公里,就是唐山下属的遵化市。该镇与遵化市之间的互动,远远超过兴隆县。镇政府上点档次的吃请,大都在该市进行。梁文勇此次被宴请,也是在该市北关的一家烤鸭店。

  此次吃请的由头,此前被传为为新来的派出所所长接风。但孤山子镇派出所所长付东华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否认了这一说法。他说自己1月份已经调来孤山子镇,而此次宴请的时间是5月份,如此滞后的接风不合逻辑。且派出所与国税局业务几无交叉,也轮不到国税局为他接风。他表示自己没有参加这次宴请。在受到处理的10人名单中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也没有看到他的名字。

  关于这次宴请的另一个传言,是席间的一个女人设计了这次“鸿门宴”,并偷拍了这段视频。在这段4分多钟的视频中,确实有一个女人的声音,从声音的方向上判断,其座位正处于梁文勇的对面。从偷拍视频的视角看,偷拍器材也位于梁文勇的对面。

  而挑起“老百姓”话题者,正是此女。在视频的3分40秒,这位女士说自己是一个特别苦的人,但她知道“老百姓是主题”。随后一位男人接话,说老百姓的事办不完,今天喝小米粥,明天喝大米粥,后天要吃菜,再后天还要吃肉,肉不好消化还要放点啥。这时候,梁文勇揉了一把脸,发表了“老百姓给脸不要脸”的言论。

  传言说,此女为吕兆云的妹妹。吕兆云是兴隆县兆隆矿业的法人,该矿位于孤山子镇。前两年兴隆县矿业整合,吕兆云被要求与一家规模比自己小很多的乾峰矿业合并,乾峰的法人任董事长,吕兆云为副董事长。时任孤山子镇党委书记梁文勇,在这次整合中起了很大作用。

  认为自身权利受到侵犯的吕兆云,不同意上述整合方案。2012年初,兴隆县公安局以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等罪名,将吕兆云刑拘,那一年的9月10日,吕兆云被控以虚开增值税发票、重大责任事故等罪名,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。同时被判刑的还有兆隆矿业的几位高管。此后,吕兆云的家人走上了上访之路。

  根据传言的描述,吕兆云的妹妹化身为来自北京的一位投资者,以投资孤山子镇的名义与梁文勇同席,并在席间引导话题“请君入瓮”。在这段视频中,梁文勇与这位女子频频互动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发现,在受处罚的10位官员中,没有女性。由此推断,这位在宴席中表现主动的女人,或是一位“外人”。

  但吕兆云的儿子吕伟达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,否定了上述传言。他的说辞是,父亲1年前已经宣判,此时拍摄视频对父亲的案子于事无补,要拍也只会在宣判之前拍。吕伟达透露,父亲吕兆云与梁文勇关系不错,两人间多有走动,且矿业整合的决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定权也不在梁文勇的手里。

  书记的饭局

  受到组织处理后,梁文勇的手机一直处于“呼叫转移”状态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给他发短信,也没有回复。

  在对梁文勇的评价上,辖区内的企业和群众分化得比较明显。企业主的评价多是“很爽快,愿意帮忙”。孤山子村的张久明在镇上盖了一栋商住楼,受2011年开建的张唐铁路经过此地的影响,多位预订户退房。张久明找到梁文勇,后者即为其开了一个证明,上报给张唐铁路拆迁办公室。

  当地多位矿主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矿上有什么事,比如征地拆迁、矿地关系等,找到梁文勇帮忙,他大多欣然应允。

  对于矿主来说,矿地关系始终是一个棘手的问题。其中的两个关系至关重要:一个是和矿区所在村村委会的关系,另一个是和村民的关系。这两者都是钱的问题。村委会要的是“过路费”。一位矿区负责人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以前“过路费”的标准是每年20万元,今年已经涨到70万元。

  村民要的则是征地补偿的费用。这位矿区负责人说,一亩一年收成只有上千元的农地,农民的要价往往翻上几番。

  这两个关系维护,都非矿区自己可以摆平,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治安案件。矿区往往通过维持与镇政府的良好关系,以求制衡。梁文勇在这方面颇为积极,不仅在处理这类纠纷时事必躬亲,有时候甚至会动用警力。

  而关于矿区维持政府关系的手段,除了多人在受访中提到、但尚无证据支撑的“利益输送”外,请客吃饭也是手段之一。知情人士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此类饭局,80%以上在遵化解决。在矿业生意好的年景,有的政府官员甚至常驻遵化。对于兴隆县来说,孤山子镇地处偏远,又在异地消费,监督的难度很大。

  兴隆县一位不愿意具名的退休官员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孤山子镇多位官员之所以敢在“八项规定”“四风”的风口浪尖“顶风作案”,一方面源于一种不可抑制的消凤凰彩票欢迎你(5557713.com)费惯性,另一方面是认为“山高皇帝远”风险不大。

  此次被处理的8位孤山子镇干部,囊括了镇党委班子大部分成员。除了梁文勇外,按照2012年7月份的职务列表,还有一位纪检书记、一位人大主席、两位副镇长、一位组宣委员、一位武装部长、一位人大副主席。

  一些小的饭局,则在孤山子镇解决。孤山子镇共有五六家饭馆,每一家每年要到镇政府结算上万元。梁文勇经常在这些饭局中出现,酒量半斤以上,大腹便便,人送外号“梁大肚子”。“八项规定”出台后,为了避嫌,这些人就转战到孤山子镇西北角一家稍微偏僻的饭馆。

  孤山子镇党委副书记孙波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该镇之前没有镇上干部接受吃请的相关规定。梁文勇事件发生后,该镇口头规定,以后所有的来客吃饭,都在该镇食堂解决。

  骂人的背后

  相比有利益可期的企业,无利可图的农民在梁文勇看来,是“给脸不要脸”。

  梁文勇说这番话时,非受情势所迫,也不是与人争论时的激情发言,而是自然说出,外加手势以强调,因而被视为是内心的真实流露。

  两位与梁文勇相熟人士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梁出此言,或与其在群众工作中日益不顺的体验有关。上文提到,梁文勇所做的一项重要工作,是帮矿区“摆平”各种事。但与老百姓相关的很多事,并不太容易摆平。因为如今老百姓可以选择的处理方式比以前多,比如对于某项交易,百姓可以先议价,价格不公就诉讼,诉讼不公再上访。

  而与其相对的是,政府的选择比以前少,过去屡试不爽的强制手段,因为招致越来越多的上访,让官员有所忌惮;经济手段则仰仗于地方财政;谈判手段又为地方官员所不熟悉。在强制手段因维稳的成本较高而受到限制后,基层官员在处理群众问题上,显得有些捉襟见肘。

  而在现有的考核体制下,这些问题又不得不处理,于是就产生了更多的问题。比如上访,上访的因素五花八门,大多凤凰彩票网(5557713.com)要靠职能部门解决,乡镇政府只能协调,但一旦在“属地”上出现上访,第一责任人则是乡镇政府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乡镇政府只能用非常的手法先“稳”住,这种办法多为“杀鸡取卵”,比如为不符合条件的上访户办低保,有时候甚至为其全家办低保,但难免会引发效仿效应,埋下了更多的隐患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在孤山子村采访时,有些村民就反映低保问题,说“该有的没有,不该有的倒有”。

  “这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。很多基层官员想的就是,只要‘稳’过我的任期就行。”上文提到的兴隆县退休干部表示。

  与梁文勇相熟的人士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梁是一个工作方法相对简单的人,因而在处理群众问题上有很多挫折。孤山子镇有两个一直持续的上访问题—— 一个是吕兆云的问题,另一个是该镇所辖大厂村二组村民被判刑的问题,都让他很伤脑筋。

  9月17日,河北省纪委、监察厅对梁文勇事件发出通报。通报说,梁文勇的所言所行,是心中没有群众甚至蔑视群众的具体表现,必须坚决清除出领导干部队伍。 ★本刊记者/韩永